六合图库总站|2019六合宝典官方下载六合图库

 首頁 >> 教育學 >> 教育學原理
教育學核心概念的嬗變與重構 ——基于新時代中國特色教育學話語體系建構的思考
2019年04月04日 08:32 來源:《教育研究》2018年第11期 作者:譚維智 字號
關鍵詞:教育學話語體系;教育實踐;教育學核心概念

內容摘要:中國特色教育學話語體系的核心概念建構,必須立足于中華教育學術傳統和新時代中國教育實踐、分析新時代中國教育的新現象、研究新時代中國教育的新問題,在傳承、創新中實現核心概念的重構,創制出對中國教育實踐的原創性理論解釋。

關鍵詞:教育學話語體系;教育實踐;教育學核心概念

作者簡介:

  摘 要:構建新時代教育學話語體系必須從重構教育學核心概念開始。在悠久的歷史文明發展進程中,中華民族形成了以學習、師表、民生等核心概念為主的“為學”、“為師”和“為政”話語。教育學核心概念的嬗變與重構需要遵循文化邏輯、時代邏輯、實踐邏輯和學科邏輯。新時代的教育實踐需要進行教育學核心概念的重構,重新定義什么是教育、什么是學習、什么是學校、什么是教師。中國特色教育學話語體系的核心概念建構,必須立足于中華教育學術傳統和新時代中國教育實踐、分析新時代中國教育的新現象、研究新時代中國教育的新問題,在傳承、創新中實現核心概念的重構,創制出對中國教育實踐的原創性理論解釋。

  關鍵詞:新時代;教育學話語體系;教育實踐;核心概念

  作者簡介:譚維智,曲阜師范大學中國教育大數據研究院常務副院長、教授(山東曲阜 273165)

  教育學核心概念是構成教育學話語體系的基石和基本材料,是教育思想的基本表達工具和分析工具。核心概念的構建和使用體現了教育學的核心技術與核心標準。中國特色教育學話語體系的首要標準是使用具有主體性、原創性的中國本土教育學核心概念。構建新時代教育學話語體系必須從重構教育學核心概念開始。任何一門學科的研究都始于核心概念。核心概念嬗變與重構往往意味著一個新研究領域的開啟,要采用新的研究方法,從新的研究視角,對新的研究對象進行新的研究;意味著以新的方法論對既有的問題做出新解答,或對新問題進行創造性解釋;意味著一種新理論、新思想、新方法論的誕生。中國特色教育學話語體系的構建,要回到核心概念原點,以在中國教育的現實存在處境中生成的、新的核心概念對以西方教育學話語為主的概念體系進行重構,進而重構研究對象、研究方法及研究思路。

  一、中國傳統教育核心概念及其嬗變

  在悠久的歷史和文明發展進程中,中華民族按照自己的表達方式和對教育的理解來構建教育話語體系,形成了具有解釋力、建構力和指導力的以學習、師表、民生等核心概念為主的“為學”、“為師”和“為政”教育話語。十九世紀末開始,列強的入侵和中國在現代化過程中的全方位落后,導致中國開始全面學習西方教育、移植西方教育模式和教育理論,中國教育學話語全面轉換為西方教育學話語。中西方教育學話語轉換的突出表現之一是教育學核心概念的內涵和外延的轉換,從教育學核心概念的內涵以及外延的演變我們可以直觀地看到中國教育學話語體系的轉換過程。

  (一)以“學”為基本內涵的“為學”話語核心概念演變

  “為學”話語是中國傳統教育的核心話語,是以“學”為核心構建的學習話語體系。“學”的概念在“為學”話語中居于基礎性、關鍵性、核心性地位,例如,中國第一部教育專著《學記》的學術話語就是以“學”為認知教育問題的主要視角建構起來的,其主要表述如“化民成俗,其必由學”、“建國君民,教學為先”、“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學,不知道”等均是圍繞“學”的核心概念展開;記錄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儒家經典《論語》直接以“學”字開篇:“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先秦儒家另一位重要代表人物荀況的著作開篇文章是《勸學》。“不止是在討論聞見、修養,也不止是在討論學習、思索、踐行,還是在討論教人與從政,形成了一種論學的傳統。大體上,中國歷史上的教育家在談論教育問題時幾乎不外乎此。”[1]在中國傳統教育話語體系中,“學”具有豐富的內涵,其他關于教育的概念都是圍繞“學”建構起來的,“它不僅可以是指學習活動、教育機構、學科、學問、學說、學派等,尤其是可以指教育”[2]。

  以“學”為中心的“為學”話語中,“學”的概念內涵極為豐富,包含“學”和“教”多重內涵。《學記》一個很重要的觀念就是把教看作一種重要的學的過程,“是故學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知不足,然后能自反也;知困,然后能自強也。故曰:教學相長也。”“教學相長”傳遞了對于“學”與“教”之間包含與被包含關系的深刻認識。“雖然同時也在論教,但立足點完全是學,即把教的過程也看成一種特殊的學習過程。這種學習雖然也是一種個體的獲得過程,但卻表現為教人,因此具有更為復雜的內涵。它既可以指通過教,學習教人;也可以指通過教,意識到自身知識和道德的貧乏與不足,又促使自己去學;甚至還可以是指通過教,向他人學習。”[3]對“學”與“教”包含關系的認識最早見于《尚書·說命》,“惟敩學半,念終始典于學,厥德修罔覺。”對敩、學二字的使用,反映了上古時期對于教與學之間關系的認識。簡單地說,就是教育的本質是學,“學”中包含了“教”,“教”是“學”的一個組成部分。“敩,教也。教然后知所困,是學之半……教人然后知困,知困必將自強,惟教人乃是學之半,言其功半于學也。于學之法,念終念始,常在于學,則其德之修漸漸進益,無能自覺其進。言曰有所益,不能自知也。”[4]教的過程更像教育者自己學的過程,“教”最終收獲的是“學”,“教”成為“學”的一個路徑、一個組成部分。正是因為認識到了“學”這一概念的內涵中包含了“教”,中國傳統教育話語才以“學”為中心,而不是以“教”為中心。

  在東西方教育學話語的交流碰撞中,中國教育學“為學”話語的轉換主要表現為“學”這一核心概念內涵的分化及其外延的窄化,其中包含的“教”的范疇被割裂出去,獨立于學習的概念之外,形成了“教育”等核心概念。隨著“學”的概念的內涵的分化,其外延不斷窄化,“學”和“教”的對象越來越具體地指向純粹的“知識”。經過這種內涵的分化和外延的窄化之后,中國現代教育學話語形成了以知識、學習、教育為主的“為學”話語核心概念體系。

作者簡介

姓名:譚維智 工作單位:曲阜師范大學中國教育大數據研究院

職務:常務副院長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六合图库总站 必中一位 闲置无sim卡手机怎么赚钱 鼎盛国际博彩 甘肃快三技巧有哪些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网 重庆时时彩组选包胆怎么玩 ios刺激战场官方下载 做pvc管道生意赚钱不 快速时时开奖 龙王捕鱼只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