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图库总站|2019六合宝典官方下载六合图库

 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頭條
唐愛軍:中國道路的哲學闡釋
2019年04月04日 09:1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19年4月4日第1667期 作者:唐愛軍 字號
關鍵詞:中國道路;價值邏輯;制度邏輯;實踐邏輯

內容摘要:中國道路就是遵循馬克思主義“資本現代性批判”邏輯,呈現出一種獨特現代性的類型,其本質屬性是“駕馭資本的新現代性”。

關鍵詞:中國道路;價值邏輯;制度邏輯;實踐邏輯

作者簡介:

  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我們闡釋中國道路的根本理論依據。一般來說,馬克思主義關于現代性的學說是一種“資本現代性”理論,它揭示出資本邏輯構成了現代化的本質依據。確切地說,“資本現代性”理論是一種“資本現代性批判”理論。中國道路就是遵循馬克思主義“資本現代性批判”邏輯,呈現出一種獨特現代性的類型,其本質屬性是“駕馭資本的新現代性”。對此,我們可以從“理念—價值邏輯”“制度邏輯”和“實踐邏輯”三個層面加以闡釋。

  第一,中國道路的“理念—價值邏輯”。探討中國道路的“理念—價值邏輯”,主要是闡明其內在的價值原則和規范基礎。馬克思主義批判資本主義社會的價值論依據,就是資本主義分工導致了人的異化。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社會的價值原則是人的全面發展。正如美國學者馬歇爾·伯曼在探討《共產黨宣言》時指出的:“這種共產主義的圖景無疑具有現代性,其現代性首先在于它所具有的個人主義性質,但更多的是在于它的發展的理想,將發展的理想視為良好生活的形式。”中國道路盡管仍然存在于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之中,但它秉承了人的全面發展的價值原則,超越了以資本增殖為最高原則的資本主義現代性。人的全面發展的價值原則具體化為以人為本、以人民為中心等。中國道路的獨特性就在于,它超越了把追求物質財富和經濟增長當作發展目的的資本主義現代化模式,走出了一條以人為核心的現代化道路。

  第二,中國道路的“制度邏輯”。從“制度邏輯”考察中國道路,就是探討中國道路的“制度性維度”,它指的是現代性在制度層面的表現,探究的是實現現代性理念與價值的制度安排。資本構成了現代社會的樞紐,資本邏輯決定了現代性邏輯。中國道路歸根到底是現代化之路,拒絕或抽象否定資本只能走向“反現代性”;但我們同時要認識到資本的二重性,以防止資本導致的異化。這決定了中國道路必然是既利用資本又規制資本的獨特現代性類型。從根本上來說,中國道路的“制度邏輯”就是構建資本、國家、人民三大要素之間的制度體系。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道路為什么能成功,尤其是中國經濟為什么能持續增長?這些疑問都可以從這三大要素中尋找到答案。在此,我們主要關注的是:中國道路如何超越資本主義現代性,呈現出新現代性的基本特征?最關鍵的一點就是“國家權力”。一些西方學者認為,國家是“必要的惡”,應該盡可能地減少其各種職能,防止國家對經濟社會的干預,國家扮演著“守夜人”的角色。與此相反,另一些學者主張“使國家回歸”,普遍以國家自主性理論為分析框架,突出強調國家權力和國家能力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重要性。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駕馭資本有兩層含義:一是通過國家權力的有效干預,為資本的良好運行、市場經濟的良性發展提供條件。二是國家權力引導、規范資本,防止資本的異化。駕馭資本的國家權力是“發展之手”與“保護之手”的統一。從生產力的角度看,社會主義通過國家權力的有效干預,比資本主義能更快地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從生產關系的角度看,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更能夠避免社會沖突和階級分化,更好地維護公平主義和社會秩序。可見,從制度的角度看,中國道路的核心就是要構建一套既能讓國家權力駕馭資本,又能保證國家權力人民性的制度體系,它構成中國道路有效發展的制度支撐。

  第三,中國道路的“實踐邏輯”。把握中國道路的“實踐邏輯”,就是探尋它在追求或實現現代性過程中所選擇的具體路徑和發展模式。一是中國經濟發展模式。在經濟領域,資本主義現代化模式表現為“自由市場經濟模式”,私有化和市場化是它的核心表征。中國道路并沒有選擇“自由市場經濟模式”,而是選擇了馬克思主義主導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模式”:在所有權方面,建立以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在分配模式上,實現按勞分配和按生產要素分配并存的分配方式;在運行機制上,強調市場與政府“兩只手”的有機結合。二是中國政治發展模式。在政治領域,資本主義現代化模式表現為“自由民主模式”,強調選舉民主、多黨制等。中國特色政治發展道路超越了“自由民主模式”,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三者有機統一。三是中國社會發展模式。在社會建設和社會發展問題上,中國的現代化模式有兩個重要原則:其一,“保護社會”。“駕馭資本的現代性”的一個重要表現或要求就是為資本“劃界”,不能將資本邏輯和市場交換原則無限制地擴張到社會領域,防止社會的“泛市場化”。其二,防止“去國家化”。一些西方學者推崇“國家與社會”的兩分法,追求“弱國家強社會”模式,甚至主張“社會對抗國家”。中國社會發展模式擺脫了“社會對抗國家”模式,主張“強國家強社會”模式,在實踐中構建國家與社會的有效互動模式,強調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總而言之,中國道路在開辟現代化的實踐過程中,擺脫了以資本擴張和“去國家化”為核心的資本主義現代化模式,努力實現“有效市場+有為政府+有序社會”的現代化之路。

 

  (作者單位: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唐愛軍 工作單位: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六合图库总站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推荐计划 时时彩玩法技巧之稳赚 一整包刮刮乐的中奖率 捕鱼达人2电脑版在线玩 重庆时时采彩开奖记录 白沙娱乐场注册账号 财神捕鱼充多少钱打 黑江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菜饭骨头汤外卖赚钱吗